失去敬畏 拒絕挽救甘墜落——廣西玉林市委原常委、統戰部部長麥承標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10日
首頁 -> 焦點圖片 -> 正文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2016年的中秋節,也許是麥承標很難忘記的一個中秋節。


  在談話室里,麥承標從自治區紀委紀律審查干部手中接過特意為他準備的月餅。此時,麥承標已淚流滿面。


  “這是我過得最悲慘的一次中秋節,但吃到的月餅卻是最讓我感動、激動的月餅……”麥承標邊吃邊流淚,感慨萬千。


  1967年出生的麥承標,大學時期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89年參加工作,第一個工作單位就是原玉林地區紀委,紀檢工作一干就是7年。后來,曾到基層鍛煉,任平南縣丹竹鎮黨委副書記。從此一路晉升,年紀輕輕便擔任廣西桂平市市長。之后又先后任廣西桂平市委書記,廣西北海市委常委、廣西合浦縣委書記,廣西玉林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


  2006年任桂平市市長時,麥承標還不到39歲,風華正茂,正是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大展身手的好年華。可遺憾的是,這個時間卻成了麥承標蛻變的拐點。

 

        任職桂平開始蛻變:失去敬畏甘愿被“獵”


  “我到桂平市工作后,經常到廣東等地招商洽談項目,接觸的老板比較多,感到自己思想觀念比較保守和落后,在潛移默化中,自己原有的思想防線也隨之慢慢地改變了。原來,老板請吃飯上點好酒和好菜,自己覺得太破費了,很不好意思,可吃多了也就慢慢習慣了。后來,人家請吃飯沒有高檔酒和好的菜,就覺得人家不夠熱情了。”


  麥承標不僅對吃請問題上心態發生了變化,而且對收受禮品禮金等問題上心態也發生了變化。剛開始,一些人給他送土特產,他推辭不收,后來慢慢見得多了,也就收了。剛開始,逢年過節老板和下屬送紅包他都不敢收,有時不知情收下了還主動退還:2006年年底,一個下屬將兩盒西山茶和一個裝著1萬元“出差伙食補助”的信封放在麥承標的辦公室,麥承標發現后馬上退了回去。可是后來接觸多了,也就慢慢不再推辭了。


  2008年年底,麥承標擔任桂平市委書記。此后,他膽子更大了,不再滿足于土特產、過年過節的紅包等,工程好處費甚至公司股份股權,他都照收不誤。正如他自己說的,“剛開始時,自己確實有點害怕,后來也就慢慢心安理得了。思想防線沒有了,底線也就不保了,紅線也就越過去了。”


  “害怕”說明還心存敬畏,“心安理得”說明已麻木到不知何為敬畏。麥承標思想的轉變,其實就是一個敬畏之心逐漸喪失的過程。 黨員領導干部一旦失去了敬畏之心,就丟掉了立場和原則,隨之而來的便是思想的墮落、生活的腐化、權力的濫用,自然就成了“有縫的雞蛋”,有目的的商人就會蜂擁而至。


  2008年,A公司開發的鳳凰新區用地規劃需要調整,董事長覃某請麥承標幫忙,兩次送給麥承標共計140萬元,麥承標均收下。


  2009年,B公司在桂平市新港小區建設香江國際房地產項目過程中,碰到征地拆遷等困難。董事長周某給麥承標送上100萬元,請其幫忙解決問題。


  2009年初,C公司的董事長周某和D公司的董事長程某向麥承標表示想承攬桂平市的一些項目。麥承標給他們出了點子,并在市有關會議上通過項目。之后,麥承標收受周某送給的20萬元,并默許自己的孩子及母親先后五次收受程某共送給的25萬元。


  2010年,E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某為感謝麥承標幫忙解決該公司遇到的征地拆遷及用地困難等問題,兩次共送給麥承標103萬元,麥承標均收下。


  如此這般,在桂平市任職的時候,麥承標在規劃調整、征地拆遷、辦理土地使用權證等方面為私營企業主們謀取利益,同時收受財物。

 

  調任合浦變本加厲:失去敬畏  越陷越深


  2011年4月,麥承標調任合浦,當時的北海市委書記對他進行過任前談話,提了三點要求:一要抓好穩定,二要抓好發展,三要風清氣正、廉潔自律。


  這時的麥承標,已經不是什么清廉的領導干部。對市委書記的這些談話提醒,麥承標也只是口頭應承,成了不折不扣的“兩面人”。


  “我擔任地方一把手之后,很多學習都是應付式,理論中心組學習講話稿也是辦公室幫準備好的。沒有認真對照《黨章》和《條例》來學習和檢查,都是走過場。臺上講的是一套,臺下做的又是另一套。拿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拿著標尺只量別人不量自己。”


  正如他自己所說,在合浦的這幾年,他不僅在承攬工程、資金撥付、土地租用等方面為私營企業主謀取利益,甚至還將手伸向了人事調整,為公職人員謀取利益,收取好處。


  不單自己收,麥承標還有一個“特定關系人”周某某。周某某是麥承標的情婦,這在合浦縣是半公開的“秘密”。想要麥承標辦什么事,找周某某很管用。麥承標也十分高興有這樣一個出面的人。兩人一唱一和,“好處費”收得不亦樂乎。兩人幫助合浦某混凝土公司的老板龐某拿到了一個道路工程,龐某將300萬元送給了周某某,麥承標默許了。但讓龐某意想不到的是,這一筆錢送出后沒多久,自己就因涉嫌行賄罪被檢察院逮捕了。龐某的妻子花某又拿著200萬元找上門,希望能通過周某某,請麥承標幫忙協調,好讓龐某早點釋放出來。周某某將花某請托的事項連帶這200萬元告訴麥承標,麥承標予以默認。沒過多久,麥承標又收受花某50萬元。


  龐某被釋放后,2012年初,為了盡快得到某項工程款,送給麥承標150萬元并請麥幫忙協調。2013年2月,龐某公司中標合浦縣石康鎮多葛沙場。由于群眾阻撓,無法開工采沙。麥承標再次打招呼要求關照龐某。而同年6月,麥承標以為小孩辦理出國讀書的簽證手續為由,向龐某索要了50萬元。2015年中秋,為了感謝麥承標的幫助,龐某再次送上190萬元,麥承標收下。


  與在桂平市任市長、市委書記時一樣,到了合浦任職的麥承標,還是為商人“忙前忙后”,簡直操碎了心。但與在桂平時又有些不同——他幫忙的“標準”提高了,最為典型的是2014年初,吳某為承建合浦縣科園路建設項目,請麥承標幫忙,麥承標通過其胞弟,一次就收受吳某送給的350萬元。


  身為黨員,本應廉潔自律,卻滿腦子都是財色;身為管黨治黨第一責任人,本該從嚴管理干部,卻自身不正且帶壞一批干部。


  經常接到麥承標“照顧”指令的合浦縣建設局副局長王異佳,從不敢怠慢。當然,麥承標不會虧待這位“會做”的小兄弟。幾年間,麥承標主持召開合浦縣委常委會議決定,把王異佳從縣建設局副局長提拔為縣市政局局長,再調整為縣住建局局長。為了感謝和繼續得到麥承標的幫助,王異佳先后4次共送給麥承標50萬元,麥承標均收下。


  2013年初,麥承標主持召開縣委常委會議,決定任命陳奕為合浦縣人民醫院院長。為了感謝麥承標的關照,陳奕先后兩次共送給麥承標150萬元,麥承標均收下。


  2013年初,麥承標接受合浦縣文聯主席吳東請托,安排其為縣水產畜牧局局長。為了感謝麥承標的幫助,吳東先后6次共送給麥承標58萬元,麥承標均收下。


  “上梁不正下梁歪。”麥承標將紀律規矩當兒戲,上行必有下效,便有下屬模仿逢迎,嚴重惡化了官場風氣。本應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變成了謀取各自私利的交易場。

 

        面對約談心存僥幸:失去敬畏  身陷牢籠


  2015年8月,自治區紀委就群眾反映麥承標插手工程建設收受賄賂、任人唯親獨斷專行等幾個方面的問題,對麥承標進行約談。麥承標寫了一份《關于對有關問題的情況報告》,否認存在群眾反映的上述問題。這個時候的麥承標,還信心滿滿地認為,組織并沒有真正掌握他的情況。


  2016年7月24日,自治區紀委就上述問題再次約談已經調任玉林市委統戰部部長的麥承標。


  “如果我什么都不說,紀委可能要給我先回去。因為紀委不可能這么快就調查清楚我的問題,也不會這么快就辦理好集中談話手續,應該還有時間。”麥承標的僥幸心理還是占了上風,于是他再次否認自己存在違紀問題,還很爽快地寫下了“沒有收過任何人的錢物及其他違紀違法行為”的保證書。


  就這樣,對紀律和法律沒有敬畏的麥承標,第二次拒絕了組織的挽救。


  就在他暗想寫了保證書后就可以回去的時候,紀律審查人員“請你配合組織審查”的話,如五雷轟頂,讓麥承標的腦袋一片空白。至此,原本再平常不過的“回家”,對他而言,已變成了奢望。


  “我就是沒有敬畏組織,抱有僥幸心理,沒有及時主動講清楚自己的違紀問題,錯失最好的自救機會。我落到今天的下場,就是僥幸心理害了我,悔恨終生!”


  2017年12月19日,河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麥承標受賄、濫用職權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麥承標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數罪并罰,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 (雁門徵)

 

山水广西麻将app下载